用户登录

欧洲娱乐场网站永利娱乐场注册

《人民文学》2019年第4期|黄传会:大国行动(节选) ——中国海军也门撤侨

来源:《人民文学》2019年第4期 | 黄传会  2019年04月15日08:26

黄传会

明天进港,挂五星红旗!

夜海茫茫。波涛汹涌。

临沂舰在解除了对印度“德什普仁”号商船护航任务后,改变航向,高速向待机点疾驰。

临沂舰召开了舰领导、部门长直前会。

高克打开手里的笔记本,“政委刚才已经做了战前动员,没有想到任务来得这么突然。战区撤侨,任务重大,我们面临的困难也很多,许多事情需要马上去做。”

高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他接着说:“我初步理了一下,现在我们有四项工作要做:首先,要保证能进得了港,靠得了码头。但现在我们还不知道靠哪个码头,所以要多做几手准备,亚丁、荷台达、马萨瓦、穆卡拉和吉布提五个港口进出港航法、靠泊方案都要做。而且还要做最困难的打算,没有引水、拖船、带缆,这项工作由周副长牵头,有的港口没有资料,要向国内提需求,立即发资料。第二,是防御,要确保我舰的自身安全,各种武器处于待发状态,雷达和光电设备全时高强度戒备,这项工作由张副长负责。第三,由高副政委负责码头安全警戒和登舰人员的身份识别、安检、行李上舰。第四,由纪副长负责登舰人员的食宿、卫生、安全等工作。政委,你看看还有什么?”

“从护航转入撤侨,肯定有个思想和工作的转换过程,但这次不同往常,这个过程不允许长,必须立即转换。”高景新语气坚定,“大家回去之后,结合刚才舰长谈的四点,各部门要捋好与自己相关的工作,细化各种方案,不得有任何疏忽。”

午夜,临沂舰各部门灯火通明。

黄晓飞航海长同三位副航海长一起,干了一个通宵,准备好了五个港口的港口资料、航渡路线和靠泊方案。

二十七日四时三十分,临沂舰抵达也门领海线外六海里处待机。

从编队指挥员到每一名舰员,大家心急如焚,恨不得立即乘风破浪,帮同胞脱离战火。但进入主权国领海,必须经过主权国同意。

二十八日晨,海军蓝盾指挥所电令撤侨任务的时间和地点:临沂舰二十九日担负也门亚丁港约一百四十名中国公民撤离任务;潍坊舰、微山湖舰三十日担负荷台达港约四百五十名中国公民撤离任务。全部撤离人员护送至吉布提。

撤侨,就是在战火中救人,是在战争状态下的一种特殊行动。各级领导强调在完成任务的同时,必须保证自身的安全。高克根据编队的要求,又组织有关人员对安全警戒方案做了确认:在码头适当范围内布设警戒区,特战队员和舰上执法队员携带步枪、手枪等武器负责安全警戒,舰上机枪手就位、脱枪衣、配弹;增设武装巡逻更,在舰桥左右耳桥各安排一组巡逻更警戒,每组由一名特战队员和一名舰员组成;视情派出直升机和小艇搭载特战队员负责空中、海上警戒和引导掩护。

需要准备的工作实在太多,舰上完成了八种相关特情处置方案预案,成立了武装警戒组、执法组、安检组、行李组、编号组、引导组等十一个组队,快速组织演练。

高景新回到舱室,坐在椅子上,微微闭上双眼,他想让自己平静一下。作为舰上的政治委员,这时候必须冷静,必须全面考虑问题,不能有任何差错。

出生于黑龙江依安县新屯村的高景新,他八岁时,全家随当小学教师的父亲迁往内蒙古牙克石。一九九六年,他考取武汉交通科技大学工业自动化系。同高克一样,二〇〇〇年毕业前夕,海军大连舰艇学院到地方院校招聘,他被录取。在舰院学习一年,分配到北海舰队哈尔滨舰任实习副枪炮长。

一年后,高景新改行转政工干部,调任支队政治部组织科干事。

他记得很清楚,二〇〇四年,支队庆祝成立五十周年,当时号称“三个一百”:总航程一百万公里,执行一百余项重大任务,荣获一百余项荣誉。

然而,最近短短五年间,这三项纪录便被打破了。

近几年,海军跨越式发展,支队的重大任务一个接着一个,偌大的码头,常常是空空荡荡,很难见到战舰的踪迹,它们都被撒到大海大洋中了。各舰的舰长、政委们,虽同属一个支队,却经常几个月都见不着面。

大海的涛声在呼唤,高景新在机关里坐不住了,他几次要求上舰。二〇一二年临沂舰组建,他被任命为首任政治委员。

执行亚丁湾护航任务以来,高景新觉得压力特别大。第一,临沂舰是第十九批护航编队的指挥舰,编队指挥员、政治委员以及机关人员都住在临沂舰上,大事小事容不得半点儿疏忽。第二,编队两位军政一把手工作标准高,非常有前瞻性,高景新有一种跟不上节奏的感觉。

一次,舰上组织主炮实弹射击,第一组炮弹发射完毕,正准备发射第二组炮弹时,观测手发现靶标附近忽然游来一群海豚,立即报告。舰长闻讯后,停止射击,待海豚游远了,才重新开始。夏平无意间听说这件事,立即对高景新说:“我们不仅要维护世界和平,同时也要保护自然环境!”

三月五日,临沂舰靠吉布提港,看着堤岸上多年未清理的垃圾,夏平提议,在国外搞一次学雷锋活动。高景新问:“在吉布提?”夏平肯定地说:“对,就在吉布提码头。”于是,舰员们排着队,唱着《学习雷锋好榜样》,扛着扫把铁锨,在港口码头打扫卫生。他们干得很投入、很卖力,一些外军舰员远远地望着,露出惊讶而崇敬的神色。

高景新没料到,护航途中,竟然会遇到撤侨如此重大的任务。一想到明天一百多人上舰,吃喝拉撒睡都得安排,他的脑子越发清醒。连忙把副长、炊事班长许文武招呼到一起。

高景新说:“生活方面,我最大的压力一是吃,二是睡,而这当中吃又是第一位的。同胞们刚刚脱离炮火硝烟,上舰了,就像回国了,回家了。首先应该让他们吃饱吃好。副长,说说现在库房里还有什么好吃的?”

副长皱了皱眉头,“政委,咱们舰原定四月一号靠吉布提码头补给的,水果蔬菜都吃完了,剩下还有一些土豆、南瓜……”

高景新一听不高兴了,“什么?怎么能这样过日子?农村大妈大婶过日子也有个计划,也有点儿存货,临时家里来个七大姑八大姨的,也能炒俩菜、包顿饺子招待客人。”

副长不吭声了。

许文武插话:“政委,我还存了点儿青椒,一直舍不得吃,可以和土豆丝炒一个菜。”

高景新说:“从亚丁港撤离到吉布提需要航渡八个多小时,同胞们在舰上要吃一顿正餐、一顿早餐。咱们先合计一下正餐的菜,要按八菜一汤准备。”

“八菜一汤?政委,一定要八菜一汤?”许班长两眼都瞪大了。

高景新故作严肃:“这是编队首长交给的一项政治任务,必须完成,我知道你是有办法的。”

“咱们合计合计吧。班长的拿手菜红烧牛肉算一个,”副长说,“还有酸菜粉丝也算一个。”

许文武说:“刚才说过青椒丝炒土豆丝算一个,还可以炒个木须肉。”

高景新笑了,“这四个菜不就出来了?”然后他摆了摆手,“其他菜你们去想办法,汤是紫菜鸡蛋汤。主食花样要多一些,除了米饭、馒头,还要准备一些花卷和水饺。对了,从午饭开始,舰员们的五菜一汤,改为两菜一汤。这件事已经向编队首长报告了。”

据大使馆提供的信息,撤离同胞中还有穆斯林。编队从网上下载了有关穆斯林的宗教知识,舰员们突击学习穆斯林习俗。穆斯林视右手为尊贵,日常都用右手接物。行李组和引导组恰好有三个左撇子,平时用惯了左手,再改用右手,非常别扭。于是,他们从吃饭开始,练习用右手拿筷子,怎么搛都搛不起菜来。索性将左手插在裤袋里,对它进行临时“管制”。

二十九日十二时十分。

中国驻亚丁总领事馆电告护航编队,临沂舰进出港事宜协调完毕,首批撤离的一百二十四人已经在亚丁港马拉多功能码头集结。

一个小时高速航行,临沂舰抵达亚丁港外。

一艘橘黄色的小艇朝右舷驶来,一位也门男子顺着软梯爬上甲板,武装更将他带到驾驶室。他自我介绍是港监派来的引水员,很高兴能为中国海军军舰引水。高克用英语将舰艇基本情况向他做了介绍,告诉他情况紧急,希望能用最快的速度进出港。

刚才上舰时,引水员发现主桅上没有挂也门国旗。国际法规定,一国舰船进入他国领海时,必须悬挂他国国旗,引水员有些疑惑:“贵军军舰进港,为什么没有悬挂我国国旗?”

高克的话不容置疑:“这是战时,为避免误炸,我方决定悬挂我国国旗!”

昨天在讨论进港方案时,姜国平指挥员突然问:“进港时,你们准备挂也门国旗吗?”

航海长说:“按照惯例,是应该悬挂也门国旗。”

姜国平随手打开了《世界各国国旗图册》,说:“你们看看,也门的红、白、蓝三色国旗,与阿曼、巴勒斯坦、伊拉克、叙利亚、科威特等国的国旗都很相像,我们挂也门国旗进港,我担忧的是遭遇误炸。”

高克接过图册一看,中东一些国家的国旗果然都很相像。

姜国平决定:“特殊情况特殊处理,明天进港挂五星红旗。”

引水员下达航行口令,战舰进入航道。航道狭窄,左舷一艘巨大的货轮半沉在海水里,微微翘起的船头上布满锈迹。

远处出现一片高耸着的山体,光秃秃的,见不到一丝绿意,那是昔日火山爆发留下的遗物。慢慢地,可以看见整个城市的轮廓,残垣断壁,满目疮痍。

远山不时腾起浓烟,还依稀传来枪炮声。

海面上,不明身份的武装人员驾驶小艇穿梭往来。

“靠码头部署!”高克取代了引水员,下达口令。

对海长报告:“前段就位!”

反潜长报告:“后段就位!”

这时候,驾驶室里的姜国平指挥员突然发现前甲板、后甲板一些舰员像往常一样整齐列队,站在舷旁准备靠码头,他急了:“都要打仗了,还列队干什么?这不成活靶了吗?简直太缺少战场意识了!”

高克也发现了,马上下令:“前后段舰员注意隐蔽!前后段舰员注意隐蔽!”

舰员们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依然保持着跨立姿势。

高克大声喊了起来:“怎么回事?前后段舰员注意啦,立即隐蔽,立即隐蔽!”

舰员们这才反应过来,有的蹲下身子在舷墙后隐蔽,有的隐蔽在主炮后。

后来,在编队交班会上,姜国平多次强调战场意识问题。在和平环境生活久了,离战争越来越远,战争真正来临,还保持平时那一套,将付出沉重的代价。

这件事对高克触动最大,平时总在说“准备打仗”,其实,并没有树立进入战场意识,所以才会将平时训练的那一套原封不动地搬到战场上来。如何真正做到训练实战化,说起来容易,真正做到却难,非有一番艰难的磨砺不可。

撤侨,是对护航编队一次带有实战背景的历练和考验!

“左舵十。”

“两进一。”

码头离得越来越近了。曾经火热繁忙的世界名港,此时却像被大水冲洗过似的,空空荡荡。

一排巨大的橘红色塔吊高高耸立着,一些破旧的集装箱锈迹斑斑,几辆破卡车东倒西歪。

隐隐约约可以看见码头上聚集着的人群,或拖着行李箱,或背着背包,手里拿着五星红旗,翘首张望,焦急等待。

昨夜,亚丁总领事馆的马冀忠领事与妻子躺在卫生间的床垫上,几乎彻夜无眠。不断炸响的枪炮声,一阵紧似一阵,震得人心绪不宁。一想到第二天还要组织一百多人撤离上舰,马冀忠的两眼一下子瞪大了。把要做的事情一件一件捋了一遍,他早早起来。

不久,胡海领事从码头打来电话,告知一切安排妥当,军舰可立即进港。

马冀忠立即电告编队,并确定入港时间。此时,亚丁安全局领团事务分局局长带领的安全武装护送人员也到达领馆。马冀忠通知水泥厂项目部甄良涛,要求他们于十一时前务必到达马拉多功能码头。随后,组织馆里的十八位人员,立即前往码头。

路旁,到处可见残垣断壁和被烧毁的车辆,一阵冷风吹来,空气中飘荡着硝烟。三三两两的老百姓在捡散落在街头路边的弹壳。

马冀忠他们到达港口时,水泥厂和医疗队的大部队前后脚也到了,十一时,所有的撤离人员集结完毕。

马冀忠和胡海跑前跑后,为军舰办理入港手续,于广雷为大家办理出境手续。

十三时四十六分,临沂舰慢慢朝马拉多功能码头驶来。

在码头集结,肯定是乘船离境。但此前,马冀忠在与中资企业、医疗队等联系时,为了保密,只说祖国派船来接同胞们回家,一直没有透露海军护航编队参与撤侨行动。

“船!一艘大船!”

“不,是军舰!好像咱们海军的军舰!”

人群中不知是谁眼尖,最先喊了起来。

军舰,是军舰!

桅杆上挂着五星红旗、舷号547的军舰慢慢朝码头驶来,舷旁悬挂着大红横幅:祖国派军舰接亲人们回家!

人们激动万分,禁不住齐声高喊:“祖国万岁!”“解放军万岁!”

总领馆的馆员和家属展开了一面五星红旗,阳光下,那般鲜艳、那般光彩夺目。它与人们手中的小国旗,交相辉映。

祖国派军舰接亲人们回家!

“撇绳!”

“各缆挽住!”

“搭舷梯!”

随着高克的口令,临沂舰靠在二号泊位旁。

舷梯刚刚架好,十名身着黑色特战服的特战队员和十名全副武装的舰员,如猛虎下山般冲向码头,快速布设内外相套的两个警戒区域。外围从舰艏到舰艉的一百多米,用隔离带搭建起临时安全区域,由特战队员负责持枪警戒,把一百二十四名撤离人员牢牢地包围起来。

安全区前立着一块标牌,上面用英文写着:“Chinese Navy Security Area. Keep Clear!(这里是中国海军所设安全区。闲人勿近!)”

这时,姜国平和夏平两位将军大踏步走下舷梯。

马冀忠迎上前做了自我介绍,将军握着他的手说:“你们辛苦了!”

马冀忠热泪盈眶。

姜国平和夏平来到人群中。

夏平拿着喇叭,动情地说:“同胞们,你们辛苦了!祖国和人民对身处战乱之中的同胞非常挂念。今天,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派我们来接大家,习主席派军舰来接你们回家!祖国派军舰接亲人们回家!”

掌声、欢呼声连成一片。

“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第十九批护航编队,我们一定坚决执行习主席和中央军委、海军的命令,迅速安全地把你们撤至指定地点。我们有信心、有决心圆满完成此次撤侨任务,绝不会让任何一个同胞深陷险境!”

夏平一番话语,叩击着每一位同胞的心,给惊魂未定的同胞吃了定心丸。

烈日高照,水泥码头像一个蒸笼似的,每个人都是汗流满面。

几位舰员扛着纸箱子,给大家分发矿泉水。

此时,安检门已经架设好,引导组、安检组、行李组迅速就位。

安全门旁设有登记处,核对登舰人员姓名、性别、国籍、有效证件号码,核准后发放登舰凭证。然后,在舰员的引导下,先是通过安全门,再分别通过三个安检通道,每个安检通道由两名男舰员和一名女舰员负责。女舰员用手持安检仪对侨民人身进行检测,男舰员对携带行李进行认真开包检查。重点检查有无枪支弹药、管制刀具、易燃易爆物、毒品及其他违禁品。

行李组对每个人的行李进行登记,统一存放在后甲板,下舰时再凭登记牌领取。

领事馆经商室的王莹莹和丈夫李佳栋,拉着行李箱,牵着五岁的女儿李禹霏,走得有些吃力。

正在一旁的郭燕立即迎上前去,拉过李禹霏的手。小姑娘没有丝毫迟疑,像原来就认识一样,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脸上荡漾着幸福的笑容。

这一幕被前面的记者看见了,他举起相机,记录下这动人的一瞬间:一位身着海军迷彩作训服、脸上写满自信的女兵,右手牵着一位小姑娘。小姑娘身穿白色凯蒂猫背心,笑得特别甜蜜,像是与姐姐出去春游。这张令无数网友自豪、点赞的照片,成为中国海军用行动彰显大国担当的标志性瞬间。

阿比扬项目的罗马尼亚籍专家乔治和埃及籍专家汗那非,身份核实后,也和中国公民一起上舰。

埃及专家汗那非右手提着行李箱,左手拿着护照和一面中国国旗。走上舷梯时,忽然刮来一阵风,他围在脖子上的衣服被风吹了起来,他用下巴将衣服夹紧了继续往前走,手里高举着五星红旗,始终不放。

远处又传来隆隆炮声。

十三时四十六分至十四时二十五分,仅用三十九分钟,临沂舰顺利接收一百二十四名撤离人员。

待将所有的撤离人员送上舰,马冀忠突然想起妻子,他抬头向甲板张望,想与妻子告个别,发现甲板上已不见妻子身影。他的心仿佛一下子被掏空了,非常难受——这一天,是他们夫妻结婚二十三年纪念日。

马冀忠、胡海来与夏平告别。

夏平关切地问:“你们还要留下来?”

马冀忠坚定地回答:“在没有接到闭馆命令前,这里就是我们的岗位。”

夏平紧紧地握着他俩的手,叮嘱道:“保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