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凯乐电游皇冠登陆不了上不去

一个民族一条河

来源:光明日报 | 张永权  2019年04月13日11:23

世界上任何一个创造了伟大文明的民族,都和江河有关,一条河因此而成为一个民族的母亲河。埃及古文明发祥于尼罗河畔,印度深远的宗教文化的源头紧连着奔流不息的恒河。中华民族五千年光辉灿烂的历史,就镌刻在我们的母亲河长江、黄河的沿岸。

让我惊异的是,我们56个民族的小兄弟,仅有5000多人、一个以龙字命名的民族―独龙族,更是和独龙江水乳相融,血肉相依。独龙江大峡谷是独龙族的唯一聚居地。我国境内的独龙族就有4300多人居住在独龙江畔,甚至连他们的族名都是因河名而命名的,独龙江可谓这个民族名副其实的母亲河,真是一个民族一条河啊!

独龙江孕育了一个带龙字民族悠久的历史和文化,也记录下了一个民族的苦难和希望。独龙江发源于西藏的察隅县,西藏段叫克涝洛河,流入云南贡山县境内与麻必洛河汇合后叫独龙江。它冲进雄伟、神奇、美丽的高黎贡山和嵯峨奇险的担当力卡山之间,形成了幽深曲折的独龙江大峡谷,在大峡谷奔流100多公里后进入缅甸与伊洛瓦底江相汇,流入印度洋,又是一条真正的国际河流。

我第一次历经艰险踏进秘境独龙江后,独龙族和独龙江就铭刻在心中,形成一种情结挥之不去,又一而再、再而三地走进独龙江,去体察一个民族与一条河的亲密关系,去享受独龙江优良生态环境的大美境界,去感受一个民族为实现自己梦想的沧桑巨变,去感悟一个龙字民族对美的追求的崇高生命。

没有独龙江就没有独龙族,独龙江是独龙族的母亲河,独龙人像对母亲一样保护她,使独龙江成为中国的大江大河中,迄今唯一没被污染的江河。

我第三次走进独龙江,和初到独龙江时间相隔快十年了,独龙江水还是那么清明透亮,在江流平缓处,蓝色独龙江,似翡翠般碧蓝,如美玉般透亮温润。险滩激流,浪花卷起千堆雪,洁亮如银。两岸原始森林,一层层碧绿、一层层金黄、一层层枫红、一层层白雪。立体气候独龙江大峡谷,形成了立体的植物群落。原始森林延绵在高黎贡山和担当力卡山山脉中,大峡谷两岸森林覆盖面积达96%以上。两岸千年稀有树种红豆杉直指云天,爬上两三千米的高黎贡山,云杉、金竹在秋日的阳光下,金光闪闪。枫叶如火,烧红了远山近水。银瀑从险山悬崖倾下 ,形成飞流直下三千尺的雄奇景象。瀑布下的高原草甸湿地,晶亮的小湖泊星落棋布,被独龙人称为的神田,映着蓝天雪山、映着绿树红枫,一幅幅立体天然画卷,让人赞美惊叹!要是攀上高黎贡山5128米的最高峰嘎娃嘎普雪峰,不仅可观一条细线般的蓝色独龙江蜿蜒在中缅边境的深山峡谷中,还可纵览滇西高原金沙江、怒江、澜沧江、独龙江从青藏高原流来,在云南形成四江奔腾的神奇大观。

美丽优良的独龙江大峡谷生态环境,成为动物生活的乐园。独龙野牛和独龙人饲养的独龙牛在原始森林中亲密无间,常常共同分享独龙人撒下的盐巴和食粮。体大如牛的独龙羚羊,在丛林中啃着仙草,见了我们的车开来,只抬头望望,又去享受着森林中的药草美味了。林中山溪,娃娃鱼爬在青苔覆盖的石头上晒太阳,一动不动。野鹿、小熊猫、金钱豹也各有他们的一片天地。独龙江原始森林中,好一个和谐的童话世界。

独龙人的优秀儿子、全国道德模范、民族团结先进个人、时代楷模高德荣告诉我,独龙江,独龙人的母亲河。独龙江大峡谷,一个人神共居的美丽地方。他说,独龙江之所以在今天还这样美丽,是中国迄今唯一没有被污染的江河,不仅在于它流经的地方是中国原生态环境的美好之地,更在于独龙人对它世世代代的精心保护。独龙人砍柴,从不破坏原始森林。过去生活在原始氏族社会末期的独龙人,虽然生产力还处于刀耕火种的阶段,但他们从不烧森林,只是烧一片杂草丛生的荒地,轮歇时还要种上速生的水冬瓜树作烧柴。对原始森林的大树,他们都当成树神敬畏、崇拜、保护。独龙江峡谷的千年古树、百年古藤至今还不少,有的古树气根扎地长粗形成一棵树的森林,有的古藤长成藤树如林的奇观。独龙江用它优美的涛声,唱出对世代保护生态环境独龙人的敬意。

独龙人为作为中华民族龙的传人之一而骄傲,他们的民歌和传说都说他们是从太阳升起的东方迁徙来到独龙江的,也是祖国母亲赐给了他们一条生生不息的母亲河独龙江。就是过去历代统治者把他们称为“野人”、“俅仔”,他们仍不改初衷,说“日出东方,盐自东方来,独龙人心心向东方。”因此,当英帝国主义把侵略的魔掌伸向独龙江,妄图通过独龙江侵入西藏,独龙儿女奋起反抗,用竹矛弓弩药箭抗击洋枪洋炮的强盗,使入侵者的头目察布里上尉魂断独龙江,用他们的生命和热血谱写了一曲保卫母亲河、保卫祖国边疆的悲壮颂歌。今天,当高德荣向我讲起这个故事时,自豪的眼神中,流出了一位独龙儿子热爱祖国母亲的无限深情。

美丽的独龙江培育了独龙人爱美、追求美好生活的品性。一条独龙毯是一道道蓝色、红色、绿色的花纹,出自于独龙姑娘的巧手。据说那蓝色的条纹就是他们母亲河的象征,红色和绿色就是在他们先辈为保卫母亲河热血染红的土地上,生长出永不枯竭的生命之绿。甚至在今天看来过于残忍的独龙女人文面风俗,也是处于原始氏族社会末期的独龙人对美的追求的表现。过去说独龙女人到了十二三岁就要文面,是为了反抗异族土司头人的性侵而毁容,其实独龙人并不认可。高德荣说每个民族都有他追求美的历程和对美的独特表现。独龙女人文面,就是她们为了追求美而形成的风俗。《蛮书》所记“绣面蛮”即独龙族,说新生儿满月后,“以针刺面、青黛涂之,如绣状”,说的就是一种审美价值。高德荣认为把文面说成是为反抗异族性侵而毁容,史书上没有这方面的记载,也不利于民族团结。我三次进独龙江都采访过文面女,她们都没有这方面痛苦的讲述。最近见到的文面女肯国芳,已经93岁了,一生育有8个儿女,至今身体健康,只像60岁左右的人。除了得益于独龙江优良的生态环境,也和她从未有受到损害的心灵记忆有关。

遥远的独龙江,世代生活在这里的独龙人,自然环境虽然有如人间天堂,但由于高黎贡山和担当力卡山之间形成的独龙江大峡谷,使独龙人生活的天地狭窄 ,形成了一个被封闭的民族,每年从十二月到次年的六月,大雪封山,独龙族整个民族都被封闭在狭长的大峡谷中,几乎与世隔绝。甚至驻守在独龙江的边防官兵的情书家信,只能寄到贡山县城,靠贡山的战友拆开信件通过电话传送给他们。过去独龙人的生产力十分低下,生活非常艰苦,大多数独龙人一生都没有走出过独龙江大峡谷,边远山村有的独龙人还不知人民币是啥样子。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独龙江成为中国唯一不通公路的少数民族聚居地。因此,走出大峡谷的高德荣,为报答独龙江的养育之恩,又毅然回到大峡谷,把他的全部心血融汇进母亲河中,成为独龙人心目中的焦裕禄。今天,当我们坐上汽车进入独龙江,漫步在江畔崭新的边陲小镇街上,想到高德荣的一句话,从过去路在脚上,到解放后脚走在政府修筑的人马驿道上,再到今天坐上汽车飞奔在峡谷的公路上,独龙江见证了一个民族在追梦历程中的时代沧桑。特别是改建后的独龙江公路,雪线以下长达近7公里的高黎贡山隧道,穿越了整座大山的腹部,也在去年底正式通车了。从此,一个民族每年被封闭在大峡谷达半年以上的困境结束了。

在大雪纷飞的严冬,那穿越高黎贡山隧道而驶入独龙江峡谷的一辆辆汽车,欢快的车笛声应和着独龙江雄浑的涛声浪语,谱写了一个民族一条河的新时代交响。在交响声中,我们听到了春天临近的脚步声,独龙江的春天真正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