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新博nb88国际娱乐明升体育

废物难题

来源:文艺报 | 安 谅  2019年04月12日16:03

地铁摇晃声中,我耳畔响起了吵嚷声。“我说你拿不上几分吧,亏你还是博士。”一个挺有磁性的声音说。另一位显然不服:“这种低智商的游戏,有什么价值!”声音细细的,不用猜就知道是一介书生。“算了吧,博士生连这都不会,丢人吧!”磁性男咄咄逼人。“哎哟,我的大主任,你不是也答不上几题吗?还笑话我!”细声男也反唇相讥。“你是博士呀,你博士都不会,谁会?!”磁性男继续紧追不舍。“我是博士,你还是主任呢!也是两平方公里的诸侯呢,连这个也不会,6万多居民都跟着喝西北风呀!”博士男声细,但分量并不轻。

我听着耳熟,循声望去,那边紧挨着坐的竟是同学老刘和老龙!老刘是一所艺术院校的毕业生,嗓音天生富有特色,可他不留恋聚光灯下的舞台,好多年前考入了公务员队伍,一路顺畅,现在已是街道办的副主任了。而老龙更是有趣,工程类专业的毕业生,留校任教,也混了一官半职,这一次竟被派到老刘所在街道挂职半年。他们在中学同窗时就爱斗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如今凑在一块,又开始针尖对麦芒地干上了。

老刘和老龙此时也瞥见了我。这周末地铁上的邂逅,令大家都挺开心的。

“你们俩争吵什么?”我趔趔趄趄地走近他们,他们想让座,我制止了,并好奇地问道。

龙博士诡笑道:“你也来做做这个游戏,我看你这个专业人士,能得多少分?”老刘也在一旁撺掇。他们像找到共同的猎物一样,迅速结成联盟,“哈哈,我看明大人有多大能耐!”坏笑,眼角里闪过一丝顽皮。

龙博士发到我微信的是一则游戏,令我惊讶的是有关废物分类的内容,前几天就听同事说过,市有关部门制定了垃圾分类办法,还与某媒体推出了一个常识普及的游戏版,没想到超级难,他还开口向我发问,你说说,外卖餐盒属于哪种垃圾?10秒钟内回答完毕哦!我当时愣了愣,皱着眉,思忖了一会,说:“应该是有害物质吧?”同事立马回道:“错了!”我纳闷:“怎么错了?”“按照分类,它属于干垃圾!”同事回得很坚决。我眨巴着眼睛,一时回不过神来。后来,又是一连串的问题,都是关于废物处理的,大多答错了。怎么自己忽然也变成废物了?

这回,龙博士又出难题了:“你说,尿不湿是干垃圾,还是湿垃圾?”我笑着从容回答:“干垃圾呀!”“哟,可以。”“我再让你试一个。”龙博士服气了,老刘又上阵了:“毛绒玩具怎么归类?”老刘话音刚落,我就迅即应答:“可回收物呀!”“菌菇呢?”“湿垃圾呀!”“药品呢?”“有害物质呀!”“榴莲壳?”“干垃圾!”“废弃电脑?”“可回收物!”……

老刘和龙博士都目瞪口呆了,他们像盯着陌生人一般,上下打量起我来。我笑眯眯的,也不发声。终于,老刘先憋不住了:“可以呀,不愧是老城建局长,连垃圾分类都如数家珍!”

“你小子又嘴臭,自己不好好学习,还寒碜人!”我笑着戳了戳他的额头,其实自己也是后来反复操练了多少小时,才记住这些的。老刘也没避开:“连龙博士都答不上来,你不能再说我不与时俱进了吧!”他嬉皮笑脸地说。

龙博士哼哼了几声:“你别老拿我做挡箭牌,你这大主任输得更惨!”“不过,”他转向我认真地说,“这种垃圾分类这么复杂,能够普及吗?”

“就是,我也正犯愁我这辖区怎么落实,前些天,街道就为此事争得不可开交,还在为派谁去落实伤脑筋呢!派博士去,博士说他自己都没搞懂呢!不中用呀。”老刘脸上晴转多云了。

“你把我也当废物啦!”

龙博士鼻子哼哼了一声。

“你们两人都是小官僚呀!我带你们去一个小区看看,就在你们街道的阳光小区。”我说。

“阳光小区?我已听说这个小区垃圾分类做得不错,正想去看看呢,哦对了,那个绰号小废物的中学同学李小华,不就在那家物业吗?”老刘想起了什么,眼珠子飞快地转动了几下。

“就是呀。”我肯定地说。

“他在校读书,成绩很差,老师让我和他结对子,他傻乎乎的,什么都不行。后来总算读了一个技校,毕业后一直在物业公司工作。”龙博士也想起了李小华,有点不屑一顾地说道。

“是呀,他现在还是这副憨样,前些年,我到小区检查,他就像木头疙瘩一样,和我点了点头,什么话也不说。他们经理、副经理汇报得挺用心的,他就跟在边上,没一点用场。”老刘的记忆闸门打开了,滔滔不绝地说。

龙博士也插言道:“读不好书,干啥都不行呀!”

“你们先别说,就到阳光小区看看。”我打断了他们,认真说道。

下了地铁,走了几百米,就到阳光小区了。他们三人走进小区,在小区一隅,并排放着四个绿色的垃圾桶,整洁得恍如马路上的邮箱,上面各写着:有害物质、可回收物、湿垃圾、干垃圾的标识字样。正巧一位小朋友拎着垃圾袋走到那里,迟疑了一会,有些艰难地分拣起来。这时,一位衣着随便的男子飞快地走了过来,指点小朋友,将垃圾袋迅速处置完了。小朋友欢快地走了,回声说:“谢谢李叔叔。”那男子也回过身来,向他憨憨地笑着。那正是老同学李小华。他们走了上去,看见那几个绿桶上还贴着各种图案,显识易辨,而李小华的脸上,也缓缓地流淌着笑意,像是刚刚顺利地完成了一项任务。他向三位老同学点头致意。

龙博士先是喃喃自语:“这家伙,行呀!”

老刘也随之轻松喟叹了一声:“让他干这个,真是对路了!”

我笑着诘问道:“还说人家是小废物吗?”两人都哧哧地笑了起来。

那边,又有一位老妇人来倒垃圾,李小华在她身边又一一指点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