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一场秋雨袭击的果园(组章)

来源:xf115兴发手机版 | 向天笑  2019年04月10日12:09

春天的果园

人间四月天,一朵朴素的花,就遮蔽了我的双眼。不知道那朵花会结什么果,她散发出琼浆玉液的香味,能让我腾云驾雾。

那么多似锦的繁花,当作落英缤纷,不放在眼里,我只守候这一朵,她缓缓打开的花苞,成了我的天堂。

我深陷在她的花蕊里,不愿抽身离去,哪怕将来结出的是一枚苦果,我也会一口吞下。

2013/10/28

秋天的果园

枝叶下的果实,像掩藏已久的爱情,悄悄爬上枝头,红彤彤的,像一团团火焰。

我的身心,被你重新点燃,慢慢变得洁净,像雨后的彩虹,在上天流转。

神啊,安排了这场心跳的相见,只是晚了点,哪怕只留下片刻的缠绵,至少现在铺展在脚下的是平坦的大道,不再是苦海无边,不再是看不见的深渊。

从此,我替你把守这片果园,就让喜乐充满我们的心间,一年四季都有完美的果实呈现,就是变成废墟,我也在此长眠。

2013/10/20

受伤的果园

午夜的暴雨像拳头一样落下来,不光天凉了,心也凉了。

温馨的小阁楼,在风雨中飘摇

那么饱满的果实没有来得及采摘,真是一个美丽的错误。

像冰雹一样的暴雨,落在她的果园里,那么疯狂,那么让我揪心地痛。

这不是秋天应有的插曲,沉默的果树,留下遍体的伤痕,果实青了、紫了、破损了,这是像保姆一样辛勤耕耘的收获么?

面对无法收拾的果园,她没有心乱如麻,只求伤害的面积不再扩大,不再波及旁园,她独自承担全部的委屈,无怨无悔。

2013/8/21

坚守的果园

秋天像刀子,散发微凉的锋芒,在一个午夜,她被迫落入圈套,再没有歌舞升平的时候了,她像熟透的水果一般,饱受蹂躏。

秋天的蚂蚱,趾高气扬,疯狂地践踏快要成熟的果园,伤她的皮、伤她的肉,更伤她的心。

酷暑、高温、干旱,都熬过来了,她依旧饱满,散发出诱人的芳香,多少蜜蜂围绕着她欢舞,她没有受到半点侵害。

一场午夜的秋雨袭来,让她遍体鳞伤,她还是坚守自己的核心,宁可腐烂,也不变质。

2013/8/21

失落的果园

她柔软、饱满的躯体遍布枝头,充满激情与欲望,现在被秋后的暴雨捣毁,到处都留下坚硬的伤痕。

她无法争辩,无法保护自己的尊严,平日高昂的头颅,被迫低下,一场暴雨,让她鼻青脸肿,让她滚落在地,没人倾听她无声的哭泣。

她柔软的躯体变得僵硬,一座果园转眼成了一片废墟,到处都是断枝残果,疼痛与哀伤。

真的,我们不需要花枝招展,只要沉甸甸的果实,哪怕躲在密林深处,只要她的果园成为一个自由的国度。

2013/8/20

哭泣的果园

如此缓慢的秋天,如此忐忑不安,她躺在果园的一角,静静地谛听自己的哭泣。

她紧抱这一生无法忘怀的隐痛,像一枚被摧残的红杏一样,祈求着这场风暴快点离去,哪怕守着残核,哪怕过孤苦伶仃的日子。

多想像停落枝头的鸟儿,能长出一双自由飞翔的翅膀,不再受这些枝枝叶叶的牵制,哪怕再生为红杏,也要落地生根。

哪怕独木不成林,也想重返枝头,让成荫的绿叶,迎风歌唱。

2013/8/21

这个秋天悲伤巨大

这个秋天悲伤巨大,一滴泪水扑在眼眶打转,望不穿秋雨的尽头。

剩下两枚饱满的果实,两盏好灯,照亮果园的黑暗,剥开,还有一丝丝的黑暗。

不要把枝头的果实强行摘下,她会腐败的,从外到内,残留在枝头上,她的腐败是从内到外,外人看不见内核的腐败。

谁能把光亮插入黑暗,谁就能把喜乐夺走,连同巨大的悲伤一起夺走。

2013/10/20

最后的守候

我已满头白发,下巴挂起胡须,拨开荆棘、茅草,她就躺在那里,外表浑圆、光滑,内核正在干枯,吹口气,就可以复活。

我还没来得及见证水果恢复红润,一场秋雨扫荡过来。

神啊,你在哪里?这林中的雨水,竟能一夜结冰,心冷如雪。

寂静打开她的枝叶,蝴蝶飞走;闪电脱下她的裙裾,黑暗降临;我把胸膛剖开,把心脏点亮。

终结者,已经离去;守候者,还在守候。

2013/10/22

向天笑,湖北大冶人,出生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黄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已在《诗刊》、《词刊》、《星星诗刊》、《诗选刊》、《诗歌月刊》、《绿风诗刊》、《诗潮》、《诗林》、《散文诗刊》、《散文诗世界》、《世界诗人》、《中国诗人》、《中国诗歌》、《人民日报》、《文艺报》、《工人日报》、《中国文化报》、《湖北日报》、《青年文学》、《青年作家》、《长江文艺》、《飞天》、《当代作家》及港、台和美、澳等报刊发表诗歌、歌词、散文、小小说千余篇,作品在《诗刊》、《星星诗刊》、《飞天》等刊多次获奖,部分作品还被收入多种年鉴、年选及其他选集。已出版诗集和散文诗集十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