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盆景

来源:xf115兴发手机版 | 向天笑  2019年04月10日12:06

1

盆景,不是水中月,镜中花;不是酒鬼,醉了还手抱空瓶不放;也不是空空如也的思念,像烟头填堆满烟缸一样,堆满心空。

他走遍山山水水,带不回一片让他痴迷的风景,他就用一块石头来雕刻他的想念。

豆瓣石、千层石、斧辟石、鸡骨石,每一块顽石,他都要盯上多少天,哪座主峰,哪座配峰,力求浑然一体,仿佛神来之笔。

他把全部的心思,点点滴滴倾注在盆景中,让尖硬的石头变得圆润光滑,让毫不起眼的枯木再度逢春。

像完成上帝交给他的使命一样,让水中月大放光华,让镜中花竞相绽放!

2

一钵盆景,留下一段鲜活的回忆,还有深深的沉醉与痴迷;就像陈年的思念

还能在古老的树根上,长出细小的枝叶。

他不显山不露水,往往孤芳自赏,甚至梦景生花,也让他心花怒放。

将松石、树根、花草、水土,精心堆砌在一起,就能让他的美梦成真,就能巧夺天工,化腐朽为神奇;栽根成景,让苍老的容颜,重新焕发青春与激情。

3

树根无嘴,无法诉说被人遗弃的痛苦,满腹的委屈都埋藏在内心深处。在空中楼阁,那狭小的空间里,她风姿卓绝,似乎过得很鲜活、滋润,没人知道她刻骨的寂寞与铭心的苦闷。

在石头的夹缝里,她无法施展自己的拳脚,只能委曲求全、只能安之若素,身上的伤痕长满了眼睛,每次转动都闪耀着哀愁,让人不敢触摸。

现在,让它恢复本来的面目,像借根还魂一样,从矮小里看出伟岸,从细微里看出奔放,从弯曲里发现独特的美。

眼界决定境界,胸怀有多宽,盆景的气势就有多大。

咫尺能布局天涯,悬崖也能插上勒马之景,一样气吞山河!

4

给满园的老干树桩,这些木头的骨头,清除腐朽之气,无论直、斜、曲、卧,尽快长出皮肉、长出叶片、长出花朵,哪怕刀砍、斧削、修剪、捆绑、扎缚,也要让她们长成想象中的模样。

别人十年磨一剑,他花十年打磨一景,每一段枝节都要耗费一年的光阴,上帝让他伸出神奇之手,让奄奄一息的生命,起死回生,还能让风往一个方向吹

掀起一道绿色的风浪。

任何生命都可以扭曲,呈千姿百态,以何种面目生存,是神的选择,自己无法选择,无法拒绝,无法反抗。

让树桩承受连根刨起的巨痛,背井离乡,再也无法重返故土,繁枝茂叶也覆盖不了内心的酸楚。

没有想到一座假山,会成为终生的依靠,只是听不见她挣扎的呻吟。

5

他成天像做梦一样,做着想象中的事情,从树桩、石头到水土,从景、盆到几架,像别人乐于搬弄是非一样,他日思夜想的是如何搬弄这些盆景。

再美的盆景,像英雄一样,最好不问出处。

盆景是盆景园的过客,人也是世间的过客,都要回归到尘土里,或迟或早。

别看他逍遥自在,心有盆景千千钵。

有盆才景,石盆、瓷盆、陶盆、水磨盆、玻璃钢盆、天然石盆,钵钵都像儿女一样牵动他的心。

好马配好鞍,好景配好盆。一石太华千寻,一勺江湖万里。只有胸怀坦荡

咫尺之内可瞻万里之遥,方寸之中能辨千峰之峻。

6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他舍不得把生命顽强的树桩当柴烧掉,他想自己像盆景永葆青春,长生不老。

他受尽的委屈,只有盆景知道,他明白只有扭曲,才能成为盆景,做盆景的树木虽然还是树木,但不会再长高、长大。

随便划上一道伤口,也会成为风景,像他的心伤痕累累,在人前却总是笑脸。

眼泪像盆景上露珠,被阳光悄悄抹掉,他像盆景一样,真的活得像假的一样。

眼睛看到的常常是全非面目。盆景是肢解出来的,像历史常常被改写一样,最生动的往往被掩藏,最美的往往最易凋谢。

7

盆景开始过上养尊处优的日子,像脱胎换骨一样,洗尽山野的潦倒,变得雍容华贵,仪态万方,变得经不得风,见不得雨,脆弱得像笼中的小鸟,忘记了飞翔。

更多的时候,周边的空气都是凝固的,她感到窒息,却无法打开窗口,新鲜的空气,比水土的营养更重要,光亮的外表,掩藏着难言的隐痛。

原来的叶片像喜欢道听途说的耳朵,到处掀风鼓浪,唯恐天下不乱,经过不断修理,现在安分守己,哪怕落满灰尘,也寸步不离,哪怕听到隐私,也沉默不语。

8

用万千的宠爱堆积成盆景,用点点滴滴保养她的容颜,成天都惦记着她,为她浇水,为她痴迷,为她神魂颠倒。

限制她的自由,是为了不让她向外发展;捆住她的手脚,是为了让她保持漂亮的身材。

一旦放纵就前功尽弃,没有一钵盆景不用苦心打理。

他要找到她最美的一面,弯曲、定型,因势利导,导出自然的气势,精致、生动。

没有一钵盆景以本来面目见人,也没人明白她的无助与无告,渴望露珠,像渴望痛快流泪一样。

她宁可抱残守缺,也愿意累累的伤痕变成奇特的美景,宁可给点阳光就灿烂,也愿意与冷漠的石头呆在阴暗之处。

9

她本来集山川的灵秀,可以独立于高山之巅,以华贵的姿态,让万人景仰

可命运让她匍匐在盆沟里。

内心深处总有剜心的疼痛,总觉得自己不能出类拔萃,心有不甘,情有不愿,把生活过得暗无天日。

其实,盆外的树虽枝繁叶茂,但不知道要经历多少风雨,甚至于冰雪霜冻、天打雷劈。

她呆在机房一样的温室里,风不吹、日不晒、雨不淋,渴了,有人浇水;饿了,有人施肥,总是绿色年华,总是花枝招展。

10

他用流苏、古桩作砧木,用白腊、女贞等嫁接,还要截锯、修剪、蟠扎

拉吊、打凿、敲皮才能定型,通过刨口腐蚀、修复、包皮、脱皮,突出纹理的沟痕,让疤瘤隆起聚结,承接阳光雨露,慢慢擦去人为的痕迹。

他用心培植着、滋润着,让枯枝发出新芽,一朵小小的花苞,缓缓打开,像打开天堂之门一样,仿佛是从前世开到今生。

仿佛一场美梦一样,有亭台楼阁,有葡萄美酒,有小桥流水,梦醒了,依旧生机盎然,多想变成小矮人,生活在一钵盆景里。

11

无论采取多少正当手段,还是不能复制一钵盆景,像诗歌一样,没有一首是雷同的,再好的技术,还要期待得天独厚的恩赐。

新奇巧特的盆景,都需饱经风霜,都需面盆十年,才能造一景,时间可以呼风唤雨,时间才是正真的大师!

越是上好的盆景,越是要经历时间的荡涤洗礼;越是上好的盆景,越是可遇不可求。

只有喜欢拈花惹草的人,只有喜欢见异思迁的人,才具备园艺大师的慧眼,像上帝一样,让老迈的树根复活,重新长出金枝玉叶。

12

盆景是一首无声的诗,有其独特的节奏,听似不合拍,深入进去,有着疯狂的生命律动。

盆景是一幅立体的画,横看成岭侧成峰,左看是一景,右看成了另一景。

盆景也是一瓶凝固的酒,舔一舔,都会让人沉醉,在半敞半掩的怀抱里,半醉半醒。

盆景,表面上弱不禁风,其实饱经沧桑,看过太多的世态炎凉,躲进小盆成一景,不论春秋。

13

再精美的盆景,如果不用心打理,她也会悄然枯萎,再珍贵的盆景,如果不小心伺候,她也会暗淡无光。

只有充满诗情画意的人,总会抽空为她栽培、养护、修剪,观察她的颜色,倾听她的心声。

他小心翼翼呵护着盆景,轻轻擦洗她的枝叶,生怕沾染一点灰尘,深深爱抚她的根部,生怕钻进一条蛀虫。

他静静地陪伴着她,期待着她能返老还童,早日恢复生机与活力。

14

只有离开原先的环境,丢下固有的习惯,她才会彻底复活,以一种全新面目活过来。

哪怕日后委曲求全,她还是昂首挺胸;哪怕从此失去发展的空间,她依旧保持着自己的原貌,活得神采奕奕。

远离了洪水与污泥,远离了瘦土与砂砾,一盆之中,唯她独领风骚,成了一方山水的主宰。

15

给点风景,她就灿烂;给双翅膀,她要飞翔;给点水土,她就生机勃勃。

无需你投入什么精力,她寂寞地站在你的身后,期待着你的归来,再美的风景,也只为你一人呈现。

你是一只雄鹰,她愿意作你的巢穴;你是一道彩虹,她也愿意你落地生根!

她是你的海市蜃楼,让你梦寐以求;她是你走过的山川,让你魂牵梦萦。

16

隔山隔水,盆景散发的气息,都能让他热血奔涌,兴奋不已,每一枚叶片都张开期待的眼神,每一根枝条都伸出拥抱的臂膀。

让河水奔流,不再独自呻吟;让帆船起航,不再徘徊,顺利前行;这个七月啊,激情与汗水一起流淌。

即使再多的盆景围绕在他的周围,他也只专注一钵,让他魂不守舍的一钵,仿佛神迹,让铁树开花。

睁眼是她,闭眼也是她,一钵盆景覆盖了他一生的梦想!

向天笑,湖北大冶人,出生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黄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已在《诗刊》、《词刊》、《星星诗刊》、《诗选刊》、《诗歌月刊》、《绿风诗刊》、《诗潮》、《诗林》、《散文诗刊》、《中国散文诗》、《散文诗世界》、《世界诗人》、《中国诗人》、《中国诗歌》、《人民日报》、《工人日报》、《中国文化报》、《湖北日报》、《长江文艺》、《飞天》、《当代作家》及港、台和美、澳等报刊发表诗歌、歌词、散文、小小说千余篇,作品在《诗刊》、《星星诗刊》、《飞天》等刊多次获奖,部分作品还被收入诗刊社等单位编辑的多种年选及选集。已出版诗集和散文诗集八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