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葡京娱乐340.com亚博红利

鏖战海天

来源:解放军报 | 沫 以  2019年04月08日08:37

有一个梦想,在群星之间,在蓝天之上;有一个愿望,在地平线外,在碧波之上;当尘雾飘过,前方崭新的星云开始升腾闪烁;当岁月走过,荒寒的宇宙深空变得生机勃勃……

天空湛蓝纯净,海面波澜壮阔。乘着海风,踏着波涛,远望2号船奔腾在气势磅礴的海面上,洁白的浪花拍打着船舷,蓝色的航迹不断延伸……

挑战从未停止。

1992年,被命名为“921”的航天计划制定,在上世纪末把中国的飞船打上天,接回家。

1999年11月,举世瞩目的神舟一号飞船即将升空,承担着我国远洋测控任务的远望1、2、3、4号船先后扬帆,昂首奔赴大洋深处。

由于测量船分布广、纬度高,为提高测控系统的覆盖率做出了很大的贡献,约占整个地面测控网对飞船覆盖率的一半。

经过远望1、2、3、4号船的接续测控,共同努力,神舟一号返回舱稳稳地降落在内蒙古大草原上。

神舟一号试验任务的成功,令每一个远望人都为之欢欣鼓舞,远望号的声誉享誉世界。

然而,茫茫大洋深处,更大的风浪、更严峻的考验,在等待着远望人。伴着大海汹涌的波涛,远望人踏着激越的旋律,升华着他们对大海无限热爱眷恋的情感。

2002年3月,远望2号船出航执行神舟三号任务。

这是一次波折重重的远航。远望2号船刚驶入南太平洋,便遭遇热带低压气旋,出于安全考虑,躲避了两天。为把时间抢回来,不影响测控任务,等气旋稍稍减弱后,船又朝着任务海域方向加速前进,艰难地冲出了热带低压气旋的包围圈。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船航行至新西兰附近海域时,不料又遇到了较大的涌浪,船体在浩瀚的大洋上如同一叶扁舟剧烈摇晃,时而发出波浪撞击钢板的声音。

为了增强船舶的抗风险性,船停靠奥克兰港期间,及时进行淡水补给,让每个液体舱都压满舱出海,避免半舱航行影响船舶稳定。

按照正规操作程序,油水值班员对各液体舱进行压满仓检查,当压至7号洗涤水舱时,第1次加满水位后,值班员发现水位有明显的降低,情况比较蹊跷。

全船最老的船员、轮机部门技师万细春得知消息后,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他怀疑船体有可能破损,就把想法向船长吴锦高作了汇报。吴船长立刻组织人员对液体舱位进行测算和排查。通过对7号舱周围的液体舱室的反复测量,万细春发现11号燃油舱的油位异常上涨,如不及时发现的话,燃油有可能溢漏到港内,这将直接导致污染环境,可能成为涉外事件。

问题出现后,吴锦高船长立刻安排相关人员进行故障排查。他们将7号舱的水排出,当排至一半时,发现11号舱的油水串流到7号舱。当7号舱的水排至离舱底还有1米时,又发现11号舱底部的油继续往7号舱渗流。工作人员将手探到两舱隔板处,摸到有5厘米左右的裂缝,在7号舱底也摸到了裂缝。可怕的是,裂缝的位置正处于船体中部。

船在外港无法进行钢板“缝合”作业。神舟三号任务又迫在眉睫。吴锦高陷入了远望2号船历史上最艰难的一次抉择:是返回国内修理?或是停靠奥克兰港等待救援?还是奔赴预定海域执行任务?

按照原定预案,在奥克兰港补给休整后,远望2号船将驶抵预定海域执行神舟三号任务。此时,火箭已竖上高矗的发射塔。远望2号船如果不能按时到达,飞船发射计划将全盘变动。

大洋两岸电文电话几经往来,北京载人航天工程控制中心做出决定:第一保船,第二保测控任务。远望二号船面临两个选择:一是留守奥克兰港修船;二是冒险进入任务海域。

更重要的是,发射也有气象窗口,发射场的天气同样变幻莫测,已经竖在发射塔架上的飞船,同样承受着巨大的风险。但远望2号船如果贸然前行,后果同样不堪设想,海上大涌会把船体首尾抬起,中部悬空,由于船舶自身的重量,能使万吨巨轮拦腰折断;万一一个大涌顶起船身,两头悬空,船体就会从两头向下折断,顷刻之间,船毁人亡。

远望2号船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艰难抉择,每分每秒都让他们倍感煎熬。在漫长的两天两夜里,他们彻底清理7号舱、11号舱,拍照传回国内船体设计部门分析情况,多次查看分析损伤情况后,船上达成共识:只要避免在大风浪中航行,裂缝不再扩大,前往预定海域执行任务是有把握的。这一共识,与国内船体设计部门传来的结论基本一致。

经请示上级同意后,远望2号船“带伤”奔赴预定海域执行任务,选派7名同志,轮换着在舱底的裂缝处监测记录,随时报告裂缝的变化情况。

就这样,远望2号船赶在发射前到达预定海域,顺利完成了飞船前三天共37个圈次的测控任务。

可是,老天爷的脸色变幻莫测。正当他们即将开始第四天的测控时,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迅速逼近远望二号船。

气象人员根据资料分析,船所在的海区未来24小时内将生成一股热带气旋,风力最高可达11级。

11级!这是现在船所能承受的极限!

在这测控的关键时刻,远望2号船绝不能也绝不会离开任务海区!走晚了,远望2号船可能被卷进台风里,“带伤”的船再经不起折腾。马上撤,就拿不到6个圈次的数据。大家不远万里来到这里,不就是为了拿到完整的数据吗?

“还有24小时,无论如何得等完成测控任务后再走。”时任船长的吴锦高一边把自己的意见报告给在场领导,一面指示气象、航海等相关人员立即研究完成飞船第一测控工作段后的转移航线和距离。

此时,预定航线距离风暴中心150海里左右,船必须在13个小时内到达下一测控海域。只有短短13个小时!

凌晨,黑黢黢的海面黑洞一样吞噬着船头发出的航行灯光。海面不断增加的白浪花预示着风暴的前锋已经来临。

黎明,风力从7级升到8级,再升到9级,狂风卷着巨浪跃上船头,不断落下满天雨花,前甲板上洪水一样奔流。此时,浪高已超过4米。船已不能再避风顺浪航行,应改变航向,斜迎着风,斜顶着浪,这样才能稳定住船身。但是这样,船与风浪的撞击也会更猛烈。

远望2号调整完航向,全速与风暴展开赛跑。

远望2号船的面前,是一条没有航道的海区,一边要避风浪,一边要防暗礁。两部航行雷达急速旋转,正副船长在驾驶室观察、下达操作口令……

这时,气象报告传来:风力达到10级!

也就在此时,驾驶室里电话铃猛然响起。轮机人员报告:“7号、11号舱底下管髓内,两根加强钢筋拉断……1号主锅炉泄漏,炉水消耗殆尽,一旦贮存水用尽,锅炉会报废,船将失去动力……”

此刻,距离完成飞船第63圈测控不到11个小时,正是抗击风浪最需要动力的时候。而船长不得不下令:停炉抢修。船上有两台主锅炉,停炉抢修1号主锅炉,意味着船将失去一半动力,这在船体有三处裂缝、面临10级风力的情况下,危险不言而喻。

按规程,停炉24小时降温后才可以进炉修理,海情紧急,抢修人员在停炉8小时不到就进炉开始工作。他们在狭小的洞内铺上冰砖,人躺在冰砖上面修理,四周热浪扑面,背脊寒彻刺骨。

……

经过近40个小时的紧急抢修,锅炉熬拖过来了,三道钢板裂口挺过来了,远望2号船保住了,风暴被渐渐甩到后面,并在预定海域圆满完成了测控任务。

这一次任务完成得非常漂亮!当远望2号船广播里传来《真心英雄》的旋律时,全船人员无不泪流满面。在桀骜不驯的深海面前,远望人又一次迎来了属于自己的胜利。

对于远望人而言,从与大海相遇的那一刻起,便注定了生命的漂泊,在蹈海探天的世界里,他们把青春的激情久久地唱响在辽阔的天边。

2005年1月13日,远望2号船被授予“功勋测量船”荣誉称号,这是国家给予远望人的最高褒奖。

一颗赤诚的爱党心、一腔炽热的报国情,波峰浪谷间锻造了远望人博大的海天情怀,坚守着这一方浮动的国土,远望人以船为家、以海为伴、以苦为乐,一种远望情怀深深烙印在征战海天的历史上。